替嫁战神:和离后王妃她成了首富

精彩节选

初秋,凉爽的风由北向南吹着;一场雨,如春雨般细蒙。

沈落浅头痛欲裂地醒来,头顶的重物压着她快喘不过气来。

她半眯着眼,用力想扯下头顶异物,却不想那东西却跟头发长在一块似的,扯得头皮生疼,依然无动摇半分。

什么情况?

她一个激灵,定眼一看,只见自己正坐在古色古香的轿子里,身着大红嫁衣,盖着喜帕,一顶沉重地皇冠紧紧地套在她的头顶!

她刚在秋游时被总监推下了台阶,怎么一醒来就到了这里!

她握了握拳头。

感觉不太对啊…..

她举起手一看,这是一双十三四岁的小手,柔滑细腻。她扶着轿子站了起来,身子也只有接近一米六左右,跟自己一米六八差了一大截。

什么鬼,尽管不愿意承认,但她不得不面对书上说的狗血穿越吧!

别人穿越好歹也能自己做主,她这一穿越就是去嫁一个来路不明的人!

老天,还有没点人性!

”让一让,让一让,可不要误了王妃拜堂的吉时,”喜婆喜眉眼笑的声音从轿外传来。

紧接着,一双又白又肥的手伸了进来。

“王妃,奴婢扶你下轿。”

靠,我还有的选择吗?

喜婆一边牵着她一边挪步往前走。

“这傻冒还等着锦王爷跟她拜堂呢?”

“也不称称自己几斤几两,一个草包还妄想飞上枝头当凤凰,也得看看自己有没这个福分?”

……

一个个不大不小的声音稳稳的落入沈落浅的耳里。

沈落浅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面色如常,心里冷笑。果然是好婚事,一穿越就嫁做他人妇,以后想摆脱名声没了不说,娶亲连面都不露的男人能是什么好鸟!

得了,连拜堂都省了,喜婆直接扶她去了婚房。

沈落浅心里郁闷极了,强忍着打起精神,得想个法子。

“小姐,你歇息吧,我也该休息了,明天得早起呢。”一个着红绿相间裙的丫鬟进来清冷地漠然道。

她断断续续记起了一些原主的信息,来人叫清霜,是原主的侍女。

此人是沈府的继室李氏派来照顾她的丫鬟,名为照顾,实则监视,在府里时就对她爱搭不搭的,一副本末倒置的样子。

原主自三岁时正室去世后,被那时候还是姨娘的李氏说是不祥之人,沈大人听从其建议,把她寄养在远隔千里的外祖母家。

这些年早忘了还有她这个女儿存在,直到收到圣旨——沈府嫡女指婚给战神七王爷慕容锦为正妃,隔日出嫁。

这消息让燕京炸开了锅,众人隐隐约约记起沈大人的原配是个乡下妇人,离世多年。好像还留下一个女儿。

再深八下去,乖乖,那孩子现在正寄养在乡下的外祖母家,略识几个字,琴棋书画一窍不通!

……

沈落浅勉强串连起来一些记忆,但再多的却没有了。

草包配战神!

这趟水不仅深,还浑的很!好,很好!

连个丫鬟都能骑到头上来!

她深呼了一口气,对正要离去的丫鬟厉色道:“我让你退下了吗?我是你的主子,你最好搞清楚你的身份!”

清霜迈出门口的一只脚收了回来,转过身勃然变色讥笑道:“还主子呢?你自己看看王爷来看你了吗?”

“哼,我算倒了八辈子霉了,陪你一起嫁过来,你是还没搞清楚王爷的性子吧,锦王爷不仅不近女色,还讨厌女人,更何况是你这样的草包!”

“这里就是为你设的冷宫,你就坐等着油尽灯枯的那一天吧!”

“你他妈的去死!以后不让你跪下来求我,我就把沈倒着写!”沈落浅看着清霜远去的背影,气得脏话连篇。

道完,她把头上沉重的皇冠气哄哄地取了下来!

什么鬼,压死人不偿命!

“王妃真是迫不及待了,想和谁共度花好月圆之夜呢?”一冷冽带有男性特有的磁性低沉道。

一拢红衣,玄纹云袖,精致的五官,性感薄凉的嘴唇,一张惊鸿的脸带着一股说不出的狂妄。

看着一身大红的阙便服,不用猜就知道来者就是传说中的七王爷。

”你来找我有何贵干?“沈落浅语气不耐道,刚被丫鬟气的跳脚,又来个找麻烦的!

”王妃有自知之明就好,也不需我多费口舌,我过来送一样东西。\”同时递过一纸休书。

“你只需在这上面签上你的大名即可。”冷若冰霜如风过耳。

跟着锦王爷后面的侍卫古铭自动屏蔽了双耳双眼,主子大败西凉凯旋归来,还未论军功竟先得到的奖励——皇后亲自操办的婚礼,皇上圣旨中曰:“欲想大事者,必先成家后立业!”

一个识不得大字几个的王妃足以让主子成为天下的笑柄!

主子刚一入燕京,新娘已到王府,他虽严惩了一批没能把消息传递出来的侍卫,但已不能阻止,那就哪里来回哪里去!

皇后,又是你,你确定你能旗高一步吗?

“你想清楚了?”沈落浅看着手上的休书,心中苦涩万分。

“我清楚万分,倒是你磨磨蹭蹭的,莫不是有什么龌龊的想法?”慕容锦上前了一步,一股强大的压迫感冷面而来。

既如此,多想也是没用的,那就想点有用的利益最大化吧。

“要我签字也不是不可,但我有个条件。”沈落浅不带情绪道。

“我看你是活腻了,还敢跟我谈条件?”慕容锦抬起手,节骨分明的手指用力拧住她的下巴,迫使她抬头。

沈落浅强忍着逃离窒息的气场,她看着他的眼睛一句一字道:”你先听我说完,对你并非一点好处也没有,只要你答应了,我马上签字。“

男人看了她半晌,才煞然哑声道:”沈大小姐,似乎和传闻很不一样!\”

接着掐紧她的脖子,眼眸厉色:“你最好能道出个所以然,不然下场可不止休书这么简单了!”

沈落浅看着慕容锦眼中的凌厉之色,脸色发红,呼吸困难,又挣脱不开。

艰难道:“有我王妃这个挂名头衔在,你至少不用被逼着找女人成家吧……”

“,”uid”:”4265713043251047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01-04 18:22
下一篇 2022-01-04 2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