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光纪

精彩节选

“叮铃……叮铃……”钥匙交击的声音在阴暗狭长的走廊中回荡着,长廊的左侧是雪白的墙壁,没有窗子更没有阳光照进来,唯一的光源,只有顶棚的灯管,长廊的右侧是一个个不足三十平米左右的房间。

在狭窄的不足三十平米的房间里,挤满了各种各样的人,他们有的样貌儒雅,谈吐非凡,有的凶神恶煞口吐芬芳,更多的则很普通平凡,老迈的青雉的各种各样,众生相。

他们听到钥匙的声音后,都抻着脖子盯着厚厚的铁门看着,仿佛冰冷的铁门能被他们瞧出一朵花来。

狱警在最后一个牢房门前停了下来,他有些奇怪,越是靠里的监室,关押的犯人刑期便会越长,尤其是最后一间监室,都是穷凶极恶之徒,可自己却是来释放被关押者的。

钥匙缓缓插进铁锁的锁眼之中,缓缓拧动,屋子里的人听到声音,呆滞而又迷茫的眼神发生了变化, 有疑惑有不解,有期待还有一点点微弱却努力想要发光的希望。

“咔嚓,哐当!!”

沉重厚实的铁门被缓缓拉开,屋内众人的眼神都变了,充满了期盼、渴求、疑惑,更多的还是希望!

狱警看着坐在屋子里的犯人,情绪有些复杂,该厌恶他们?可他当了这么多年的狱警,知道的东西太多了,听得多了,心也就平静下来了,心中的厌恶也就没有那么多了。

狱警拿起手中的字条看了一眼。

“刘启元,刑满释放!”

听到狱警的喊话,屋子内的所有人,都扭过头看向最后一排一直闭着眼睛靠墙挈着的男人。

他看上去不过二十五六岁的样子,样貌周正,看着挺顺眼的,他的身材有些魁梧,裸露在外面的手臂健壮有力,刘启元听到喊声,缓缓从炕板上站了起来,高大的身材给人一种无法喘息的压迫感,本来有些激动的众人,这时候就连呼吸都有些小心翼翼。

他走的很慢,完全不似其他释放者那样的急迫,但每一步都非常的稳,完全不想一个被关押者那样虚弱,他抬起头,两眼平时前方,狱警看了一眼,只是一眼,便被刘启元的眼神吓的后退了一步。

那是怎样的一种眼神?人有怎么会有如此复杂的眼神?

孤独、无畏、冷漠、忧郁、阴暗、凶戾、愤怒、疯狂、倔强!

狱警已经在这里工作了许多个年头,无论是迫不得已的老实人,还是心狠手辣罪该万死的亡命之徒,他从来没有在任何一个人的身上见到过这样的眼神,令人心生畏惧,不敢直视,

他觉得一定是自己出现了幻觉,小心翼翼地抬头看了一切,却只感到了一双平静无比的眼睛,比刚才复杂的眼神还要可怕的平静。

歇斯底里的平静!

狱警不知道自己的脑子中会突然出现这个词,只觉得这个词最合适。

就仿佛那双眼睛是一个静悄悄,黑暗无比的深渊一样,平静的让人不寒而栗。

刘启元缓缓从人群中走到门口,回头看了一眼屋子里的人,思绪回到了四个月前。

“现在本庭开始宣判,本院认为被告人刘启元非法损害他人健康,造成轻伤一级,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应予惩处,依照《龙华刑法》第一百二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被告人刘启元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送达吼十日内提起上诉……”

两年时间一晃而过,虽然没有了自由,但是这两年对刘启元来说,过得要比之前的几年顺心太多太多!

这里虽然是罪恶之所,这里的人都是有罪之人,刘启元却觉得这里比外面要干净的太多太多了,没有勾心斗角,没有尔虞我诈,没有欺骗与背叛,不需要带着面具活着,不需要去应付任何人,虽然不可能将自己的全部都暴露在他人的眼中,但却比外面真实太多了,刘启元甚至产生了一些很荒谬的想法,或许这个地方那些虚伪都会被看不惯的铁拳砸个稀巴烂吧。

对于刘启元来说,这里就是‘净土’,虽然凝聚了太多的罪恶,但活的却没那么的让人窒息,没有外面那么肮脏。

或许脏过了,更喜欢干净了!

曾经的刘启元是一个温柔、善良、热情、乐观、果断,充满了责任感的阳光大男孩,无论走哪里,即使是面对困境,脸上都洋溢了感染人心的阳光笑容,并用自己的行动感染着身边每一个人,帮助他们走出困境,他善待身边每一个出现的人,善待这个世界,甚至用自己的生命去拯救他人的生命。

直到五年之前,西南战役爆发了!

在这场战役之中,刘启元经历了足以摧毁它信念的事情,从此以后,他的双手染满了滚烫的血液,他的性格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变得冷漠、凶戾、残暴、偏激、歇斯底里,越来越沉默,失去了笑容,他开始远离一切,对一切充满了戒备之心,这种不信任不断煎熬着他,腐蚀着然内心的光明,直到将他拖入了无尽的深渊,让他的内心变得黑暗无光。

对他而言,外面的世界充满了欺骗与背叛,犹如一张染满污渍的白纸,永远也不会洗干净了,直到两年之前,他的‘战争综合症’彻底爆发,他出手伤害了他人,但他想要杀掉的是自己!是这个世界!他想要撕碎所有过往的一切!

“快点走!”

狱警催促了一声。

“你很急么?”刘启元的语气依旧很平淡,却有一种令人不敢反驳的压迫感。

“走了!”

无论是否愿意,他还是踏出了铁门,屋内响起了震耳的掌声与欢呼,这是传统,是对这里的人恢复自由,洗心革面的祝福,但对于这个屋子里的人来说,这是一种解脱。

终于不用在小心翼翼的活着了,即使是死刑犯也是如此,刘启元的存在对他们来说就是一种虐待。

曾经有一次,十三个膀大腰圆的暴力罪犯想要利用放风的时间拿刘启元立威,只用了三分钟,便没有人站着了。

所有人亲眼看到一个二百多斤浑身疙瘩肉的大汉被刘启元单手扔了出去。

“你先回去吧,我送他就行了。”苍老慈祥的声音在刘启元的身后传来,他刚想回头看看便被一双温暖而有力的大手抓住了脑袋,同时一道身影出现在他的身侧。

“别回头,一直向前走,哪怕前面是深渊,也不要回头”说话间,一名老人来到了刘启元的身侧,只是听声音他就已经直到老人正是他们屋子的管教,梁鸿升。

不知道是不是特意的,刘启元总觉得梁鸿升和他说话的方式和别人有很大的区别,每一句,每一个字都带着许多意思,可刘启元从来也没有听进去,他就像一根失去了灯芯扑灭灯火的蜡烛,再也燃烧不起来了。

“梁管,就算不回头,总还是要想的,否则有些事情就会忘记。”刘启元的声音十分平淡,没有任何情绪,仿佛是一台冰冷的机器。

“虽然我不知道你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但是我能感觉到,你是一个好孩子,这个世界有无数的阴暗,就像你说的,让人窒息的阴暗,但人的内心一定要有光明,要有火种,只要他们存在,哪怕置身于黑暗,你也会因为自身的光芒照亮前行的路!”梁管孜孜不倦的劝解着刘启元,虽然他知道没什么用,却还是想说。

他非常喜欢刘启元这个小伙子,一是他曾经是一名战士,他能看出来他上过战场杀过敌人,二是他能够帮他管理这个地方最难管理的重监室,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刘启元给他的感觉特别的落寞与悲伤,让人心疼。

“出去之后有什么打算么?还是你想继续这样,浑浑噩噩下去,你是个战士,你不应该倒在原地!”

梁管皱着眉,两年了,他还是没有说服刘启元,虽然他很喜欢他,没事总和他谈话,但是他总感觉刘启元对他充满了戒备之心,他猜到了刘启元过去一定发生过什么改变他一生的事情,但是他一直无法进入他的内心世界。

“打算么?”刘启元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变化,但是却不明显,他思考了一下,再次开口道:“没有。”

两年了,他不是没有问过自己的内心,但是他还是没有想明白,他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愤怒、不信任以及厌恶,即使这个世界沸反盈天,艳阳高照,他也会觉得世界死气沉沉阴冷无比。

“有没有人来接你?”梁管关心道。

这两年来,他从来没有从刘启元的口中听到过任何关于他家人的事情,但是却定期有人会打一笔钱到他的账上,他问过,刘启元却没说。

“谁知道呢。”

刘启元没有失落,因为不信任,他远离了曾经的战友和朋友,他在这个世界上只剩下四个亲人了,他的爷爷、姑姑、姑父还他妹妹,他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是爷爷把他拉扯大的,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最让他牵肠挂肚的人,就是他的爷爷了。

不过有姑姑在,他相信自己的爷爷不会吃什么苦头。

还有个女朋友,不过两年了,或许她早已经把他忘记,有了新的生活,毕竟两年前他无声无息的消失了,不过想到曾经的女朋友,刘启元的内心会有那么一丝光亮,那段世间,无论他多么低沉,她始终都在他的身边。

不过,他或许再也见不到她了。

这样对他对她都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

不是厌倦了,而是他必须这样做!

“那就让我这个糟老头子陪你走完这里的最后一程吧。”老管教拍了拍刘启元的肩膀,没有多余的安慰,他知道,刘启元并不需要安慰。

两个人走下了楼,由一条小路缓缓向外面走去,这条路并不长,但是两个人走了很长时间。

一个人讨厌外面的世界,所以走的慢,另一个人有许多嘱托,也走的不快。

不过是路都会有尽头,梁管拍了拍刘启元的肩膀,想要给他一个拥抱,却又停住了,语重心长的说道:“走吧,一直往前走,即使前方都是黑暗,到处都是深不见底的深渊,你终会寻找道那道照亮你的光芒。”

即使是告别,梁管依旧没有放弃对刘启元的劝说。

“走了。”刘启元挥了挥手,头也没有回。

大门缓缓划开,刘启元的心依旧平静,没有一丝的变化。

就像那句台词一样‘心思了,就没有药可以医治了。’

虽然刘启元的心没有死亡,却也只剩下几缕微弱的小火苗了。

“姑父。”刘启元叫了一声,声音没有丝毫情绪。

刘启元的姑父大约四十多岁,比刘启元略高一些,曾经是皇家的依仗卫队成员,退下来之后,经过了生活的洗礼,曾经刚毅的脸上多出了几丝皱纹,肚子也一天天变大,可能是生活的不如意都被这个男人咽进了肚子,到现在还没有消化。

“回来啦,回来就好!”李纯拍了拍刘启元的肩膀,感慨万千,然后从兜里掏出了烟递给了刘启元,点上后接着说道:“本来你姑姑和妹妹都该来的,不过正赶上你妹妹开学,没法来了,只能我来了。”

“没事,她们好就好。”

李纯听着刘启元的话, 有些皱眉,他的话语里没有一丝感情,冰冷的如同一台机器。

这些年究竟发生了什么?让他仿佛换了一个人?在李纯的印象中,刘启元是一个阳光活力四射的上进青年,可如今呢,李纯上下大量了一番,只能说如今的刘启元变得让他非常的不舒服,冷冰冰的,和他站在一起,李纯仿佛置身于深渊一样,而他的眼神太过于平静,平静的让人害怕……让人心酸。

“爷爷呢?”

提到爷爷,刘启元的眼神中微微有了一丝暖意

对于其他事情,刘启元一点也不在乎,并不是说他们根本不在刘启元的心中,而是他更在乎爷爷一些,毕竟从小相依为命,所以他和爷爷的感情最深。

李东明沉默了,他实在是不知道如何张口,有些事情,他觉得当下不适合说,但是刘启元却穷追不舍。

“这是你爷爷给你的遗书,老爷子走的时候,唯一惦记的就是你,老爷子还说了,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他都不会怪你。”

听到这样的噩耗,刘启元的身体猛地一顿,双手握成了拳,呼吸开始急促了起来,他的情绪逐渐激动了起来。

“呼~”刘启元深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激动的情绪,撕开了攥在手中的信封,拿出了里面的信纸。

“孙子,当你看到这张纸的时候,老头子可能已经去找你的父母了,你爷爷我也没啥文化,想到哪就写到哪吧。

人都有生老病死,你爷爷早就看开了,你也不用替爷爷悲伤,我已经是个死人了,而你还活着,所以你要向前走,往前看。

爷爷知道,你在部队的时候发生了事情,但爷爷不过问,爷爷相信你能靠你自己找到你需要的答案,从阴霾中走出来,哪怕发生了事情,爷爷依然坚信着你。

所以,你一定要坚强的、努力的活下去,无论遇到了什么事情,都要咬着牙活下去,因为任何事情都没有活着重要,只有活着,才能解决任何事情,你还年轻,还有很多的事情等着你去做,一定要答应爷爷,好好活下去。

行了,爷爷就说到这里了,累了,该歇歇了。”

刘启元看完短短的几行话,读出了爷爷对自己无尽的牵挂,此时他已是泪水成行,不断的滑落,他已经多长时间没有哭过了?

擦掉了脸上的泪水,刘启元问道:“有爷爷埋哪里了?”

“老家,你先回家收拾收拾吧,过两天再回去。”李东明启动了车子,离开了这个对于普通人来说很晦气的地方。

刘启元望着车窗外的天空,明明清空万里,他却感觉无尽的阴暗,空气很沉闷,让他非常的难受。

“活下去吗?”

“,”uid”:”1961994679495613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01-04 18:22
下一篇 2022-01-04 2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