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君朝暮

精彩节选

春意盎然,惠风和畅。

幽明山,隐于世。从前唤作日月山,已为传说。

山脚下,三个少年归程,一前两后行走着。女孩面容隽秀,神采奕奕,迈着轻快的步伐行于前,身后两俊郎少年大包袱小包裹挂在身上,似外出赶集回来。

近看一瞧两人长相极为相似,不过一人一脸愁容哀怨,另一人脸上淡漠无谓。

哭瓜脸药石拖着沉重的脚步终于忍不住抱怨道:“大姐,我说咱下次能不能叫辆马车,小爷我还在长身体,这么多东西全让我扛着怕是会长不高。”

他现在都想撂下包袱躺下休息。

女孩名曰白暮颜,她嗤然一笑,“嗯?能者多劳,体恤大方,刚才是谁说的来着?你长不高怪不得我,只怪你自己缺乏锻炼。”

无药一语中的:“吃饭嫌不够,干活话最多。”他跟着白暮颜久了,性格越向她靠拢。

刚才他们是坐顺风牛车来的,但是只经过大路,他们要回幽明山就不同路了。

几人下了车道了谢顺着小路一路走过来,白暮颜已经提了行李走了一大段路,被无药提醒药石才接手。

回家之路道阻且长,白暮颜无奈笑笑,药石这孩子没事哼唧唧有事哭唧唧,不知这毛病啥时候能改?孺子不可教也。

女孩眼神无奈,霁月般清冷的脸上无过多表情。

这俩人明明是双胞胎,长得也差不多,性格为何相差甚远,怪哉!

话说着,无药已快步向前,定眼一瞧瞧不真切,眼眸微眯似乎发现了什么,疾步跑过去,再定睛一看,不得了,他惊呼道:“年年姐姐,这里有匹马!”

马儿正在努力啃草,无心搭理人。

其实无药这会儿也是走累了,看到有代步工具才这么兴奋跳脚。

白暮颜看到无药突然变得活力起来,觉得稀奇,前方那抹亮色吸引她的注意力。

她运气借力,裙裾飘飘飞向前去落于烈马身侧,看到马哥儿的瞬间眸生晶光。

马儿即使低头啃草,却透着一股傲气。见有人靠近,只抬头看了一眼,又继续埋头苦吃。

那一瞬,马头高昂雄俊,栗色皮毛鲜亮,体型饱满优美,肌肉发达,马鬃飘逸。

好一匹漂亮的红鬃烈马!实在是……好想拥有!

白暮颜不禁赞叹道:“这是好马,生得如此好看!我喜欢。”

这是大宛良驹,果如传闻那般俊俏。

闻之可日行千里,夜行百里。只是这等难寻宝马非皇宫贵族不能拥有,怎会出现在此?

她伸手还不及触摸,一阵微风拂过,草香中夹杂着隐约血腥气味飘来,白暮颜对这个味道十分敏感。

她稍蹙眉头朝风向寻去,只见草地上还有一抹异色。她警觉起来,飞身过去,引入眼帘的竟是一个人。

“这里有个小孩。”

白暮颜喊了声招呼两小子过去,从这人衣着布料看来,估摸着身份不简单。

双胞胎上前查看,注意力出奇一致,他们看了一眼趴在草地上的棕色锦衣少年,又下意识看了看对方的腿,同时嘶了一口气。

“这,你管这叫小孩?”

看看这,这大长腿啊!

白暮颜知道两人一直最忌自身身高问题,羡慕嫉妒都溢出满脸。

但这对于她不是重点,不予理会。

她扒拉了一下看到少年的脸,嗯?挺……嗯……清秀的。

少年右手紧握着剑,手指痉挛僵硬,手握之剑藏腥气;背部腿部皆有刀剑伤,血水渗出,还未干透;断箭插于左肩头,应该是自行削断;他头偏向马儿方位,嘴角溢血,面色发黑。

白暮颜伸手去探颈动脉,很微弱,可见中毒颇深。似是眼见一条生命渐危,不知为何有种于心不忍的感觉。

“这可怜的娃,估摸着是中奇毒且失血过多,才导致昏迷落马,还好这马儿认主没走远,刚好遇到我们回来,说明他命不该绝。”此话一出,便是有心要救这个人了。

她心里有判断,这人身受重伤失去意识,骑马逃生于此,现在只撑着一口气,是遇到了仇杀?

若是的话怎么没被追着赶尽杀绝?

或许是这里够隐蔽,既能到了这,其他人也没那么容易找过来。

“你又知?”药石这颗石头心没那么多心思,他一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只想趁火打劫,“嘿嘿,那正好我们截了马儿,不用走上去了。”

无药嗅到重点,瞥了药石一眼,真不上道。他蹲下查看,“你说他中毒了,我来看看。”自认为此生无人比他更爱毒。

白暮颜此时想到的是给这两小子历练的机会,救人的事就当做顺道。

“虽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送上门的小白鼠岂有浪费之理,你们说是吧。”

药石一听还要再拉个拖油瓶,撂包袱叫嚷起来:“年姐,咱们东西够多了,再扛多一人是要我命啊!”

说话间,白暮颜已经拉起缰绳,把马儿牵过去,拍了拍马背,顺着马背蹂躏一番鬃毛,真叫人爱不释手。

奇怪的是马儿并没有反抗,就挺好。

“这不是有小马哥嘛,你俩来搭把手把人扛上去。”

药石那句你怎么不自己来还没说出来,对上白暮颜一记温柔眼神杀,到嘴的话都得咽下,迫于威严只能照做。

无药对白暮颜从来都言听计从。

两人吃力将这身长约八尺的小伙汁支撑起,使其趴于马背。

果然这大长腿都不需出太多力,药石那个羡慕嫉妒啊。弱弱地问一句:“大姐,你确定扛个外人回去我们还有命在?”

白暮颜对他无语,这地方属于外郊,没有医馆,难不成放任他自生自灭?

学医的人怎么能轻视生命,命有那点微薄利益重要吗?这人难不成是血缘里的恶在作祟?

不过确实不能带陌生人回去,白暮颜想起一件事,眼神狡黠起来道:“也是,你俩是不是有个秘密基地?”

震惊!!!

此时两小子脸上是同款震惊表情,完全一模一样。

微风吹过女孩的脸,拂起青丝发带,掩盖住脸上的精光。

也不是她喜欢窥探别人秘密,只是这两人藏不住秘密。

“你们别以为偷偷摸摸干的什么勾当能瞒得过我,你们师父将你们‘托付’给我,我肯定对你们多多关照才是,还想狡辩?”

(此处一尺为二十三厘米)

“,”uid”:”52552109240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01-04 21:40
下一篇 2022-01-04 2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