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后大佬:我的学生都是历名名人

精彩节选

秋高气爽,惠风和畅。

九月底金秋的朝阳,照在临海市郊外的一座道观上。

青色的砖瓦,混着黄灿灿的阳光,散发出一种和谐而神异的颜色。

但是,如此美景相对于道观内的人,却显得微不足道,是那么的平常。

一名穿着金色龙袍和冕冠的年轻男子,一脸讨好的说道:“老师,学生先前回去跟御厨学了一手肥羊炖,再配合上老师的调料,想必味道能更上一层楼!”

苏九,就是这座道观的观主。

道号杞人,徒弟们都称呼他为老师。

眼下苏九正躺在一张长椅上,享受着快乐闲散的时光。

站在一旁说话之人,穿着金色龙袍和冕冠,腰间却极不和谐的带着一个围裙,手里拿着一个锅铲。

要问这人是谁?

大秦帝国国君,千古一帝秦始皇是也!

苏九闻言一惊,直接就从椅子上坐了,微不可查的叹了一口气,望着嬴政语重心长的开口道:“小政啊!你的手艺是越来越好了,这点值得肯定,为师已经闻到香味了,也感受到你的孝心。你做的很好吃,原汁原味的,但为师奉劝你一句,下次不要再做了!”

虽然小政很用心,进步也很大。

但一来大秦的美食,实在是太过简陋了。

二来小政做饭的天赋实在是不行,如果黑暗厨师界有小政的加入。

想必中华小当家活不过三集,就要毒发身亡了。

小政做来做去,都是些苦菜丸子、藿菜疙瘩汤、煮肥羊、烤全羊什么的。

苏九实在是不想再吃这些了,都2021年了,没事还是叫外卖吧。

实在不行的话,做饭这种事情,交给西施也行啊!

她有天赋又好学,只要材料齐全,时间充足,就是让她做一桌满汉全席都不在话下。

何苦干这力气活呢?

望着老师炯炯有神的眼睛,嬴政就听进去了一句话。

“你的手艺是越来越好了。”

心中激动的嬴政,挥了挥锅铲,昂首挺胸的说道:“老师喜欢学生做的膳食那是学生的荣幸,老师,明天的早饭,我再做一个锅盔吧!”

说完话,也不等苏九有所反应。

嬴政转身就拎着锅铲往厨房去了,走起路来三步一抖,似乎很开心。

苏九看着嬴政骄傲远去的背影,心中的宁静都被打破了,差点没忍住散发出杀气。

随后无奈的摇了摇头,默默拿出手机,在外卖APP上面订了几瓶开塞露。

锅盔虽好,可不能贪吃啊!

上次吃了一个星期的锅盔,观里的厕所都不够用了。

吃饭两分钟,便秘两小时,这谁顶的住啊!

与此同时,苏九的耳边响起系统冰冷的机械声音。

【叮!徒弟嬴政孝敬宿主肥羊炖,孝心值增加100】

……

道观的另一个院子里,有两人正在下象棋。

一个人穿着白色长袍,腰里佩戴着一把宝剑。

面容潇逸俊朗,眉眼中自带一种文人仙气,说不出的帅气。

一只脚踩在小石墩上,手里举着刻着马字的玉质棋子,有些摇摆不定,不知道该下在何处。

另一个人颜值也非常的高,英俊潇洒,面如冠玉,眼如明珠。

身穿红褐色的刺绣锦衣,身材修长,腿长一米。

一只手扶着下巴,嘴角带笑,望着对面的白衣少年。

“太白,别挣扎了,你这个棋局已经无力回天,往哪里下都是一样的。”

白衣少年姓李,字太白。

正是浪漫主义诗仙,又有“谪仙人”之称的李白。

李白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棋子,拱手说道。

“伯虎师兄还是技高一筹,我自愧不如啊!”

唐伯虎也回了一礼,挥了挥手。

“师弟言重了,你我今日对弈了十一局,师弟五胜六败,师兄也只是险胜一招而已!”

“愿赌服输,师兄请动手吧!”

李白拨开了额前的头发,闭上眼睛,抬头朝向师兄唐伯虎。

唐伯虎嘴角疯狂的上扬,露出搞怪的笑容,嘿嘿一笑。

撸胳膊挽袖,从旁边抄起毛笔。

紧致细长的笔尖,在墨水中轻轻一点,便吸够了墨汁。

提笔上前,半蹲着身子。

寥寥几笔,就在李白的额头上画了一个造型别致的小乌龟。

同时开口嘱咐师弟李白道。

“太白啊!咱们可是说好的,一日之内不能洗掉的!”

待师兄画完停笔,李白才睁开双眼。

不得不说,师兄运笔控墨的功夫,在老师的教导下,可是越来越好了。

在自己额头上作画,仿佛清风拂面一样柔软。

墨水刚落在额头上,份量恰到好处,竟然没有一丝下流的迹象。

这个功夫,看来师兄已经慢慢摸到老师所说的挥洒自如、浑然天成的天人境界了。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这是当然的,不过师兄可要小心了,下次要是太白赢了,就要在师兄的腿上写一个惨字!”

“行!只要师弟有这个本事,师兄我奉陪到底。”

“对了师兄,你在我额头上作画,究竟画了何物?”

听到李白的问题,唐伯虎不自觉的站起身来,准备外院外走。

李白见势不对,急忙追问道:“师兄,你到底画了什么啊!”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不能名。”

唐伯虎丢下一句话,脚步更快了。

不对!

有诈!

李白冲进屋里,对着镜子一看。

额头上赫然是一只蒜头王八,龟壳上还画了一个“耶”的手势。

“唐伯虎!你欺人太甚!我要杀了你!”

李白怒发冲冠,拔出腰中宝剑,追向师兄。

唐伯虎见势不妙,两脚轻轻一蹬,跳上了屋顶,站在上面嘲讽道。

“太白,别以为只有你跟老师学过剑法,我也跟老师学过轻功的,你能奈我何?愿赌服输,你怎么还耍赖呢?”

“竟然在我额头画妙蛙种子,还比耶,你欺人太甚,吃我一剑!”

李白拎剑横陈,脚下生风,嗖地一下也跳上屋顶。

他逃,他追,他插翅难飞。

正这时,院中空地处,凭空出现一道古朴的石门。

石门光华绽放,隐约中能看见一个窈窕的身影。

正是他们的小师妹,西施回来了。

小师妹西施一回来,就看见两位师兄在屋顶上打闹,急的大喊道:“你们不要再打了!老师回头看到了,你们又要受罚!”

观内顿时一片安静祥和。

而观外此刻则来了几个不速之客。

一个综艺节目的导演和主持人,带着几个摄影师,敲响了道观的大门。

“,”uid”:”5952473818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01-05 21:40
下一篇 2022-01-05 2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