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了十万年

精彩节选

嘟,嘟,嘟……

铃声打破了沉默,萧寒从口袋里拿出了已然落后了时代许久的翻盖手机,望着上面一个陌生的号码,他想了想,思考要不要接。

对于这种陌生号码,别人接或不接,都是呼吸之间就可以决定的事情,但是他却考虑了许久,直到电话响铃的最后一秒,似乎才下定了决心,按下了绿色的接听键,一般别人的手机,这个接听键用多了就会磨灭上面的痕迹,可他的按键始终如新,因为他似乎没有朋友,也不会有人打电话给他,尤其是女人,电话的另一端,出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喂,萧寒是你吗?”声音很好听,似乎光是听声音,就知道对面那个女人很漂亮。

萧寒没有回应,沉默着,他在犹豫是否开口,因为这声音对他而言很陌生,他也许脱离时代太久太久了,他本就是一个永远脱离时代的人。

“我是柳涵涵,你能帮我吗?”听到萧寒的沉默,对面的女人自报身份,柳涵涵一个熟悉且又陌生的名字,终于映入了脑海之中。

萧寒,是单亲家庭,也许不是,在他有记忆以来,都是跟着自己母亲长大的,她母亲艰难的将他一个人拉扯大,因为家庭原因,萧寒也变得很自卑,性格也孤僻,独来独往,在他记忆之中,唯有一个人跟他最要好,一个与他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柳涵涵,柳涵涵是一个孤儿,他们是很好的朋友,甚至在还不能恋爱的年纪,他们已经定下终生,他们上学总喜欢坐在一起,他们读一所学校,读一个班级,他的同桌是她,她的同桌也是他。

直到,上了高中,一个单亲家庭,一个孤儿,没有人能够负担他们的学费,所以他们只能依靠自己,萧寒最终瞒着自己的母亲辍学进入了社会,为了柳涵涵的学费,任何赚钱的工作他都做,搬砖,拆楼,端盘子,辛辛苦苦的为柳涵涵赚取她能够上学的费用,他这般付出,只是为了当初柳涵涵与他的一个约定,等到柳涵涵毕业,他们就结婚。

想象总是很美好,可现实却是很残酷的,柳涵涵很努力,在学业之上有所成就,接触的都是社会之上的精英,而萧寒不过是社会底层徘徊的小人物,一旦她的心里升起了比较之心,萧寒自然也变得不再那个高大帅气,不再变得那么不可或缺,最终她选择了一个上流社会的精英。

“萧寒,你能帮我吗?”当初,年少无知的萧寒,听到了这句话,冒着风雪,到了一个酒吧旁边的小巷子,他看到了柳涵涵,对他说出这句话,而这句话却让他付出了三年监狱生活的代价,然后柳涵涵就在他的生命之中消失了,后来他才知道,原来当初萧寒的监狱生活,也是柳涵涵设计的,他很愤怒,想要找到柳涵涵,质问她,就算不爱自己了,为何还要如此陷害他。

可是他找不到,就连她的一点影子都找不到,他再次成为了那个孤僻,孤独,自卑的萧寒,他总喜欢默默一个人,穿梭在这阴冷的黑夜之中,他总喜欢远离人群,直到消失。

“我不是傻子。”萧寒冷漠的说出这句话,然后挂断了电话。

萧寒当然不是傻子,准确的说,他不是萧寒,他叫什么,连他自己的忘记了,因为他已经有过太多太多的名字,他与萧寒相遇,是一个寒冷的冬雪之夜,他孤身一人在寒风之中瑟瑟发抖,遇见了他,然后他有了萧寒的人生,如果说孤独,他也许是这个世上最孤独的那个人,因为他已经在这个世界存在了十万年,整整十万年,他出生在冰川时代,历经过万物复苏的灵气世界,见识过许许多多大人物,又经历过灵荒时代,活到如今,他只记得自己大概活了十万年之久,至于究竟是多少年,他都懒得去记。

活了十万年之久,也许他的人生,都没有萧寒的生活来的精彩,可是能够在茫茫人海之中,遇到一个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人,甚至他还愿意将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他,更是难得,所以他内心对萧寒极其敬重,而且他也会顶着萧寒的身份过完一生,有些人活着,却依旧死了,有些人死了,却还是活着,这句话用在自己他身上,也许适合。

嘟,嘟,嘟……

他打开了电话,找到了自己可以唯一信任的朋友,至少现在是如今萧寒最信任的朋友,对方的电话瞬间接上,言语之中颇为激动的声音响起。

“今天怎么打电话了,难道出事了。”

“没有什么,只是接到了一个电话,你帮我查一查柳涵涵出了什么事。”

“柳涵涵?”对方那端愣了一下,他当然知道柳涵涵意味着什么,意味着那是萧寒心中一根毒刺,当然此萧寒非彼‘萧寒’,对于现在的萧寒而言,曾经不过是一个人的故事,但如今这故事,必须是自己的,因为他现在的人生,就是萧寒的人生,他还不想暴露的太快,否则Y国那些麻烦又会找上门来。

在无穷的时间长河之中,他想要低调的融入人类当中,自然需要守护者,他曾经培养了一个忠实的守护者,那个人发誓,世代守护自己的秘密,也发誓后辈家族掌权人,世世代代成为守护者,守护着他,而他则是赐予他们无上荣耀,以及富可敌国的财富,那个家族守护了他许久,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个家族也在慢慢壮大,到了如今,那个家族在整个世界,都拥有强大的话语权,这样强大的家族,又如何甘心守护一个活了十万年之久的老妖怪。

直到上一代守护人,将这个秘密带到棺材之中,至此这个家族再也没有人知道守护者的秘密,而上一代守护人似乎心怀愧疚,临死之前,遗嘱之中留下百分之十的财产,给自己守护的那个人,那个家族在Y国,乃是贵族,家族的财产在世界之上,那也是数一数二的,百分之十,那是一百辈子也用不完的一笔庞大财富,那家族之中许多人,又怎么甘心自家这么庞大的一笔财产,落入一个与家族毫无关系的外人手中,于是那个守护人一时的好心,竟是给他留下了数之不尽的麻烦。

他还记得那天夜里,那冰天雪地之中,他解决了一些从国际之上的来的杀手,便遇见了萧寒,当他看到萧寒的时候,就想到了一个彻底解决那些麻烦的事情,他可以换着身份生活,但换身份永远能够留下痕迹,无论他做得多么隐秘,他也知道那个家族的强大,就算是大海捞针,对于那个家族而言,也是轻而易举,他想要甩开这些麻烦,唯有彻底变成另外一个人,与萧寒相遇,看到他面容的那一刻,这是他第一时间的想法,他甚至杀了萧寒,取代他生活的想法。

但是,那个时候,萧寒也活不长久了,所以他选择将自己的秘密与他倾诉,而萧寒也告诉了他自己所有的故事,于是在那雪夜之中,萧寒心甘情愿的消失,彻底的消失,这世上能够让一个人彻底消失的手段,也只有他能够做到,所以他成了萧寒,萧寒有很多的遗憾,也许他可以弥补这些遗憾,而电话之中那个人,便是他以萧寒的身份结识的人,他只知道自己叫萧寒,当然不知道他还有其他的秘密。

“没错,柳涵涵,上一次她说那样的话,让我有了三年牢狱之灾的代价,这次我想看看,她想让我付出什么样的代价。”萧寒漠然从容的语气,使得电话那头人的放心了不少,因为他们是朋友,他不希望自己的朋友纠结于过去之中,至少现在的萧寒,活得很好,人总是要向前看的。

“好的,你等三天,三天后,我会将她查个底掉。”对方电话之中,十分肯定的说道。

当萧寒将电话挂掉的时候,一个在华丽都市之中,身着手工西装,打扮的十分干练的男人,坐在了一张用红木打造的办公桌上,缓缓放下手中的座机,冰山一般的气势从他身上散发,宛如一个霸道总裁,当然他不是霸道总裁,他是如今夏国赫赫有名的大律师展鲲,而这座巍峨雄壮的三十三楼凌霄楼便是他所一手缔造的律所联盟。

展鲲也许不是夏国最厉害的律师,但如果有人提起,最不能得罪的律师是哪个,所有人都会毫不犹豫的说出他的名字,只因为他脚下这座凌霄楼,每一层楼都属于一个顶级律所,无数的顶尖律师在这座楼之中,哪怕是在这座楼之中随后抓一个保洁,也是名牌律所大学毕业的高材生,这里是L市所有律师梦寐以求的天堂,因此这强大的律所联盟,也被冠上凌霄集团的称号,而这集团的董事长,便是坐在三十三楼穹顶的这位展鲲。

“十分钟,我需要知道柳涵涵的所有信息。”简洁干练的语气,在他按下键的时候,传入到了助手的耳中,助手没有任何的好奇或者犹豫,干练的走下三十三层楼,去发布展鲲的命令,在这座楼之中,展鲲就是皇帝,他就是主宰一切的神。

谁能想到,这样翻云覆雨的大人物展鲲,在五年前也不过是不得志的小人物,可展鲲居然在五年内以雷霆之势崛起,许多人都猜测他背后有帝都的强大人物扶持,可是这强大人物从来未曾露面,所以这个猜测只是传闻,但是在所有展鲲的心腹眼中,却是明白真有如此一个人物,因为凌霄集团的百分之三十股份,是在一个神秘人的名下,而这个名字,只有一个人知道,便是展鲲。

不到十分钟,展鲲的办公桌上,便放下了所有柳涵涵的资料,一个干练的职业女人站在身边,等待着展鲲的指示,而展鲲却冷酷的拿着资料翻阅着,缓缓说道:“原来是要破产,借了高利贷,想要找个人抗,哼。”

“展总,天义和的人知道我们在查柳涵涵,询问是否与柳涵涵有关系,如果有,那他们就给我们一个面子,放过宋氏集团。”职业女子便是展鲲的助手,而她所报告的天义和,乃是L市的一个地下世界的社会组织,这些人最不愿意得罪的,自然便是凌霄集团,因为凌霄集团分分钟有一千种方法可以弄死他们,当然是依靠法律的力量。

“,”uid”:”1952335288075047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01-07 20:00
下一篇 2022-01-07 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