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霄之上

精彩节选

“经族人商议,一致决定将邵逸逐出绍族。生,不得踏入绍族半步,死,不得列入绍族族谱,若有违者,众人可合力诛之。”

这道威严却无情的声音,如梦魇一般,时时在耳边萦绕。虽已时隔半载,却丝毫没有淡去,反而愈加的清晰。

“这次,我真的成孤儿了。”

悠悠轻叹,两行清泪顺着邵逸那紧闭的眼角,无声的滑落。

尚在襁褓之时,父母便相继故去,自幼由伯父伯母带大,尽管童年时,常被族中同龄人奚落为孤儿,但邵逸从未觉得自己是一个孤儿过。

因为在他看来,伯父伯母对自己的爱护,就算跟他们自己的亲生儿子树墩相比,也一点都没有少过。

但这次他觉得自己真的成为一个孤儿了,原因竟然是族中一则不知道流传了多少岁月的预言。

妖阳现,天地乱,日月不分,五行崩散。

邵逸何曾想过,这则耳熟能详,甚至是幼年嬉戏时,被当做童谣传唱的所谓绍族的预言,竟会应验到自己的身上。

而且应验的是那么的突兀,那么的猝不及防。甚至那天,那令绍族人谈之色变的妖阳,邵逸压根就没有看到。

遗忘岛不大,方圆仅仅只有百里,在这座仿若被放逐的岛屿上,只有邵族和山谷中那些低等的野兽。

似乎因为这一方天地法则的因素,邵族的人均存活年龄跟繁衍能力都受到了限制,尽管经历数千年,始终只有千余人口,而人均年龄也仅只有六十年。

也正因如此,邵族才能在这漫漫的岁月长河中,繁衍不息。

绍族所传承下来的功法只有八重,若肯潜心修炼,即便资质极差之人,有个三十余载,也可将其修炼至圆满之境。八重圆满之境,虽不能开天辟地,御风而行,但在遗忘岛这弹丸之地,狩猎生存却是无虞。

在遗忘岛功法修为上,邵逸是族人的骄傲,也是他伯父伯母的骄傲。

总角之年,邵逸便已将遗忘岛功法修炼至了八重大圆满之境,年仅十四岁。对绍族来说,追溯千年也从未有过。

但是,这一切的骄傲和荣耀,在妖阳出现之后就全变了。

邵逸清楚的记得,半年前的一天,伯父和树墩随族中的一些猎手,早早的便进山狩猎了。本来自己也应该随族人们进山狩猎的,却因为伯母的脚裸扭伤需要人照顾,自己便留在了家中。

午饭后,邵逸将伯母扶到院子中晒太阳,闲暇之余便开始了一天的修炼。

在八重大圆满之境浸淫日久。日常修炼中,邵逸也曾不止一次的出现过一种感觉,一种玄妙的感觉。这种感觉似乎令他触摸到了下一个境界的边缘,但由于遗忘岛功法只有八重,并没有后续的功法,所以每当这种感觉出现时,邵逸心中便一片迷茫。

但那天,玄妙的感觉出现了,而迷茫的感觉却并没有如约而至。盘膝坐在院落中,虽紧闭着双眼,但邵逸却清晰的看到,黑暗中一扇门悄然而开。随着这扇门的打开,他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力量,这力量似乎可以开山裂石,更能驾驭清风,使自己与清风相融,身随意往。

沉浸在这玄妙的感觉中不能自拔,但邵逸却不知道,此时整个遗忘岛竟然发生了一种诡异的变化。

风起云涌,乌云遮蔽了日头,整个遗忘岛瞬间被阴霾笼罩,抬头向天空看去,绍族众人只见在云朵之后,金色的太阳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团绿色的光球。劲风更急,吹散了天空的乌云,一道绿色的光柱透过并未散尽的乌云,径直射向院落中那盘膝修炼的邵逸,并将他笼罩在了一个绿色的光罩内,经久不散。

而在这一刻,整个绍族被恐惧笼罩着,那则关于妖阳的传说,如苏醒的魔咒,在每个绍族人的脑海中浮现,并前所未有过的清晰,深刻。

“小逸,你在干什么,快停下。”

一道急躁的叱喝,将邵逸从那种玄妙的感觉中惊醒,邵逸缓缓睁开了双眼。而随着邵逸的苏醒,那道绿色的光柱也瞬间消散,乌云散尽,天空又恢复了往昔的清明。

“伯母,怎么了?”

忙起身跑到伯母身边,邵逸焦急的问道,却没注意此时他的伯母看向他的眼神中,不再是往日的宠溺,而是深深的恐惧。

“树墩妈,你出来,跟我们解释刚才是怎么回事。”

“妖阳出现了,预言要实现了,我们绍族完了…..”

不待邵逸的伯母回答,院外便传来了一道道杂噪且惊恐的声音,不知何时,整个小院外,已然被绍族众人围了个水泄不通。

“伯母,这是怎么了?”

转头向篱笆小院外看去,那一幅幅惊恐愤怒的面庞,让邵逸有些不知所措了。

“小逸,你闯大祸了,快回屋里去。”

邵逸的伯母催促着邵逸回到房间中,便扶起身旁的拐杖,一瘸一拐的迎向了院外的众人。

自幼生长在和谐的绍族中,邵逸何曾见到过这种场景。躲在房间中,邵逸听不清楚外面发生了什么,只依稀听到伯母苦苦哀求着绍族的众人,极力的解释着邵逸的无辜。

午后,邵逸的伯父和树墩回来了,随他们回来的还有绍族的众人,和绍族的族长。

尽管伯父伯母苦苦哀求,甚至跪倒在众人面前,也没能改变邵逸被逐出绍族的命运。就在当天,邵逸被逐出了绍族,为他送行的,只有伯父伯母和树墩一家人。而这一切只发生在一日之间,他甚至都还不清楚究竟自己做错了什么。

“小逸,伯父伯母无能,没能劝动他们,让你留下来。但是你也不要记恨他们,毕竟若预言应验,对绍族来说是灭顶之灾啊!”

无奈的安慰着邵逸,如铁一般的汉子,竟也流下了伤心的眼泪。

“伯父伯母,树墩,你们回去吧,我是不能回来了,但遗忘岛就这么丁点大,等我有着落了会通知你们,到时候你们一定要常去看我。”

邵逸说完,便告别了树墩一家人,头也不回的消失在了夜色中。

慵懒的躺在草地上。

正午的阳光,透过头顶那茂密的枝叶,倔强的照射树林中的草地上,点点斑驳。

咀嚼着口中的那一株狗尾草,邵逸轻枕着双臂百无聊赖的凝视着头顶的上空。任时间流逝却恍然未觉,似乎他那双眸注视的地方,有着他殚精竭虑也未能解开的谜团一般。

一阵山风吹过,山坡上的树林随风摇曳。随着树枝的摇摆,刺眼的阳光再无遮挡的照在了邵逸那白皙的脸庞上。

微微侧目,却并没有闭起双眼。

眯起双眼,尽量努力的向天空的太阳看去,他看到那阳光金色依旧,与他这一十六年来所认识的那轮太阳,并无二致。

强烈的阳光刺痛了双目。邵逸迅速的闭上干涩的双眸,尽可能快的让他湿润起来。

“可笑吧?只为一则预言,我有能够毁灭天地,崩碎五行的力量吗?”

邵逸苦笑,他清楚的知道,虽然自己在修为上已然是八重大圆满之境,但若说像预言那般,会给绍族带来灭顶之灾,他觉得那可真是一个笑话。

“或许族长和族人们也觉得那预言可笑吧,若非如此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呢?”

摇头苦笑,邵逸转头看了看山坡上那间茅草屋,心中释然。

茅草屋建在了距绍族数十里外的一处山坡上,站在茅草屋外隐约能看到山谷中的树墩家,也能够看到整个邵族。

邵逸在屋后开垦了几亩荒田。若是风调雨顺,生活倒也无忧,他就这样充实而自在的生活着。

或许会就这样终老此生吧!

毕竟六十年,对于一个生命来说真的不算太长。

“,”uid”:”519433998566947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01-07 20:00
下一篇 2022-01-07 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