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总裁,新婚夜夫人闹着要抓鬼

精彩节选

顾沐冉被赶下山了,师父骂骂咧咧地,在她身上甩了一道“倒霉符”,扬言:你要是三天内赶不到顾家,有你倒霉的事发生,要是你敢擅自破了你师父我画的符,我这青云观看来是容不下你了。

说到后面,赤裸裸的感情牌,顾沐冉都听出了师父语气里的落寞。

顾沐冉无奈地叹了口气,后悔当初自己瞎画出来的“倒霉符”如今用在了自己身上。认命地拎着一个小巧的帆布包,带着宠物小七,出了青云观,朝着门口,认认真真地叩了三个响头。

这才慢悠悠地下了山,一下山,就挑了条刺着祥云纹的白绫,将自己的眼睛蒙上了。

小七是只可爱的很有灵性的狐狸,看着顾沐冉蒙眼,显然习惯了,先前下山都这样装神棍来着……

顾沐冉不理会,还给小七套上了一条——狗链子,“你从现在起,就是我的导盲小狐狸了!”

小七不满,龇牙咧嘴地叫着:你不是有天眼,蒙上了还看得见吗,干嘛要我当导盲狐狸!

显然抗议无效。要装就要装得像一点嘛!

于是一路上,就见到一个小姑娘蒙着白纱,牵着一只小狐狸,畅通无阻地,先坐大巴,再坐火车,磨磨蹭蹭,行程终于超过了三天。

于是顾沐冉成功地霉事不断,刚下车就踩到了狗屎,小七嫌弃地用爪子捂住鼻子,也不好好当导盲狐狸了,直接跳到了顾沐冉的肩膀上。

小七忍不住嚷嚷,“让你不坐飞机,飞机再倒霉哪里有狗屎这玩意。”

顾沐冉僵笑着自我安慰:一下车就踩了狗屎,看来我们运气不错啊!

小七翻了个白眼,突然一种不祥的预感,敏捷一跳,顾沐冉肩膀上惊现一泡鸟屎。

顾沐冉对小七丢下自己的行为咬牙切齿,“小七!”

就这样,托师父倒霉符的魅力,一路不是踩狗屎就是被泼饮料,顾沐冉终于站在了——殡仪馆门前。

那张“倒霉符”,顾沐冉感觉一下子消失了。

殡仪馆门前豪车无数,黑白挽联摆得到处都是。

小七感慨:老爷子可以啊,死后这么多人来吊唁。

顾沐冉点点头:难道是有遗产喊我回来继承?突然觉得也不是那么抵触回来了,深感自己白瞎了故意拖延时间付出的“倒霉”代价。

“哎!”顾沐冉在门口深深叹了口气,拿着条拐杖,装模作样地走了进去。

“小姐,这边请。”一到门口,一个黑衣服的小姑娘看见顾沐冉这个样子,便贴心地为她指导方向。

顾沐冉点点头,表示谢意。

踏进馆内,一阵凉风袭来,肩膀上的小七打了一个激灵,“这地果然阴森,冷死我了。”说着抱紧顾沐冉,这可是行走的暖宝宝啊!

顾沐冉拿着拐杖,只剩下拐杖在地板上轻轻的“咚咚咚”的声音。像移动的小太阳,所过之处,如暖阳照耀,阴霾散开。连那引路的工作人员浑身不自觉舒展开,在这工作,连身上都染了阴气,就没暖和过,这是从未有过的感受。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这个小姑娘。

果然很特别,那眼睛上的白布也好看,祥云图案的刺绣,好像如绵柔的白云,随风而动,给人一种静谧安详的感觉,身上那有点复古的黑色棉麻宽松长裙,白色盘扣斜斜一排,简单质朴,却气质出尘,连带着那个帆布包都不觉得突兀了。

就是可惜,是个瞎子。

“到了。”小姑娘在一处吊唁厅门口停下,已经能听到轻轻的声音了。

顾沐冉停下,扬起嘴角,道了声:“谢谢!”然后从包里掏了个黄色的平安符,递给小姑娘,“小姐姐这么善良,送你一个平安符,这个符你放手机壳里,随身带着,可去阴气保平安哦!”

那个小姑娘愣愣地接过,看着顾沐冉进了厅,她向来不信这些,要不然也不会在这里工作了。但手上握着的那个小小的符仿佛有种神奇的力量,一股暖流缓缓从手心散发出来。

于是她鬼斧神工地开了手机壳,将这个平安符仔细地塞好了。

顾沐冉走进灵堂,黑压压一大片人,感觉到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多了起来,有打量,有疑惑,有不屑,还有同情……

有工作人员上前,轻声问:“请问小姐是?”

顾沐冉咳了咳,“我是来吊唁逝者的。”

只见众人眼睛里的同情全消失了,只剩猜疑……

“这么年轻?难道是楚家私生女?还是个瞎子?”

“不会吧,这是等楚老爷子丧礼来要名分来了?”

“这下估计有人坐不住了。看来有好戏看了!”

小七那狐狸眼四下转动,挠了挠顾沐冉:“小冉啊,这情况好像有点不对啊!”

顾沐冉自是听见了,一口一个楚老爷子,这连姓氏都不对,肯定走错了。这坑爹的小姐姐,自己白慷慨了一个1000块的平安符了……

小七偷笑:“还好刚刚没直接说是逝者孙女,那不更尴尬。”

“既然已经说了来吊唁的,死者为大,那就先烧柱香吧!”顾沐冉恢复淡定,不顾众人的目光,走上前,这才看见厅中央挂着一幅黑白画像,哪里是顾老爷子,不过看这老人家的面相,倒是有趣得很啊。

没忍住,嘴角稍微上扬了些,于是香还没接,就有个女孩尖声发难:“你居然在笑,你在笑我爷爷吗?”

顾沐冉小声问小七:“我笑了吗?”

小七诚实地点点头:“你笑了。”

“好吧,”顾沐冉头转向那女孩,态度很诚恳,“抱歉,不小心笑得有点明显了。”

小七扶额,又来了,典型的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主。

果然,对方炸毛了,“你说什么?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是你这个臭瞎子也能随便来的吗?”

此话一出,那女孩身边的几人都站了起来,拦着她。

顾沐冉不知何时将拐杖收了起来,把小七抱在怀里,要不是被箍着,估计已经窜出去挠花她的脸了。

“小姑娘年纪轻轻,脾气倒还挺大的,却不知是谁给你的底气啊!”顾沐冉神色淡淡,摸着小七,仿佛对方的话没有惹她丝毫不奈。

女孩旁边的一个妇人连忙劝道,“不好意思,小女芷妍也是关心则乱,姑娘既然是来吊唁的,想必也认识我们家老爷子,不知是?”

顾沐冉天眼扫过,话说的倒是挺好听的,不过,和逝者什么关系,我自己都不知道,你问我?该怎么回答呢?

再看这妇人耳薄无轮山根齐,山根到鼻都高,典型的通天鼻,有能力有手腕,却无法守住,虽然保养得很好,但是发际线到印堂再到山根,横纹斜纹错乱,旁边男人居然还喂不饱你,是有多饥渴啊!果然,有其母必有其女啊!

再扫过那一圈的人,男男女女,大大小小,无不是头上阴云密布,只有两个倒是还有白云笼罩,忍不住啧啧称奇,这真正的楚家血脉,居然如此惨淡?

看来楚家这运势已尽,这楚老爷子不知道在天之灵会作何感想啊!看着那照片上慈眉善目的老爷爷,有点于心不忍。

“妈,你跟她客气什么啊,明显就是来捣乱的!把她赶出去就好了。”那个芷妍依旧在气头上,居然有人敢怼我!

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顾沐冉应道:“倒也不是非吊唁不可,既然不欢迎,那小女就告辞了!”

说完便抱着小七掉头要走。

同时身后也传来芷妍胜利的声音:“哼,还不是乖乖滚了。”

小七悄悄抬头看了眼顾沐冉,“这你都能忍?”

顾沐冉顺了顺小七的毛,“不能,不过即使我不参与,她迟早也会有报应的。”

“迟早是多迟多早?”小七追问。

“嗯,大概五年吧,这楚家的气运差不多只剩这些时间了。”

小七点点头,“那好吧,我们忍!”

“姑娘请留步!”突然一道缥缈苍老的声音传来。

顾沐冉嘴角一扬,果然,他还是忍不住出来了!

再说,谁要忍了!

“,”uid”:”93595868342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01-07 21:41
下一篇 2022-01-08 0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