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大郎:哎!潘金莲还是我娘子

精彩节选

“咻~”的一声口哨,武大眨了一下眼睛,说道:“美女,我们认识一下呗。”

西门庆正带着自己的妻妾团在阳谷县的大街上招摇过市,肥环燕瘦,让人眼花缭乱。

看到队伍末尾最漂亮的丫鬟庞春梅,行为不受意识控制,武大条件反射般的有了上述的作为。

居然有人敢轻薄西门家的女人,简直是吃雷公屙火闪 — 胆大包天,他带领着家丁对着武大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武大真不是故意的,他只是没忍住,这是他对美人狗改不了吃屎的一向表现。

他倒在地上护住头,吃不住痛,他“哇哇!”大哭起来,那相貌是没有最丑只有更丑。

或许是被辣了眼睛,西门庆停了手,撂下几句狠话,继续开始专属于西门氏的街头表演。

全身各处都和拳脚有了亲密接触,痛啊!武大在地上躺了三五分钟才缓过劲来。

买卖还要继续,他扑打扑打身上的尘土,继续沿街叫卖。

不好,前方出现了以小地痞李贵为首小团伙,武大要隐蔽,他躲在无人的墙根处背对着他们小便。

他那三寸丁的身材太扎眼,想不引起注意都难,李贵对他叫道:“三寸丁,哪里跑?”

放水到一半,武大听到了李贵的呼唤,他立即扎上了裤带,一股暖流顺着裤脚流到了地上。

他散了欢似的跑了起来,不然今天卖的24文钱又要泡汤。

自己三步才当别人一步,一切努力都是徒劳,一小会儿武大就被他们追上。

倒在地上的武大赶紧地抱头捂裆,又是一阵拳打脚踢,身上的24文成了别人的钱。

李贵把铜钱扔上天又接住,说道:“以后在青石街卖东西,就要乖乖给孝敬钱,你倒好,每次都要我们亲自动手。”

“兄弟们,走!喝酒去。”

今天又白干了,一想到回到家媳妇潘金莲那幽怨的眼神,武大心痛啊!什么时候能让我的小莲莲高兴一次。

一连两次毒打,武大伤心了,寂寞了,彷徨了。他像往常一样,挑着炊饼到金堤河旁发呆。

看着夕阳下金灿灿的流水,武大感到生活太难了,真是太难了,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其实他不是武大郎,他只是占据了武大郎的身体和部分记忆的另外一个人,一个月前才来到这个世界。

他本名叫武刚,是县长武植和大家闺秀马榕的独生子,从小就受到家人的溺爱。

长大后继承老爸优良的基因,典型的高富帅。

炫富,把妹,打游戏几乎就是他一整天的全部内容,唯一正常一点的爱好就是做美食。

逍遥的日子在10月16发生了剧变。那天晚上他和朋友在聚会上喝了2瓶茅台,接着驱车在校道上飞驰。

在神情恍惚中,他听到了两声巨响,车子发生了碰撞。

他下车检查车身,被群众围住,有人对他有了推搡。

对方人太多,他知道打不过。

这时他想到自己的爸爸,那个说出姓名就会把所有人震慑住得爸爸。

他瞬间有了底气,对着周围的人横眉竖眼,他大叫道:“我爸是武植!”

人群没有退却,反而被武刚刺激得义愤填膺。

“打死他!”有人大叫了起来。

和人民作对,永远没有好下场。

武刚被湮没在拳脚中,疼痛和窒息让他渐渐失去了意识,他晕厥了过去。

等他醒来,他就穿越成了另外一个人,那人当时就站在金堤河边发呆。

他看到自己穿着灰色的棉布衣服,胳膊和腿儿都特别的短小。

通过水面看相貌,水中那人不仅黑,而且皮肤粗糙褶皱有暗癍。

嘴大唇薄,牙齿外龅且参差不齐。

眼睛大且外凸眼白多,整一个人就是吃人的夜叉。

“哇~呕”厉害啊,武刚被丑吐了。

要是出现在现代都市,那定会因影响市容市貌而遭到城管及公安围捕。

在远处,武刚看到了古代式样的楼阁,瓦房和草屋。

自己明明是个官二代,是个高富帅,怎么就成了这个一看就没有靠山的穷矮矬呢?

武刚不相信这是真的,他用河水刺激自己,他用手扇自己耳光,他用头撞树,但他还是那个侏儒。

他想自己一定是在做梦,睡一觉就会醒过来;或者是自己走失在某个影视基地了,无所不能的爸爸会派漂亮的李秘书来接我。

武刚对着河水发呆,饿了就吃炊饼,渴了就喝水。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三天过去了。

炊饼已经吃完,每天醒来还是躺在金堤河旁边,也没有看到漂亮的李秘书开着她那辆红色宝马来接他。

而身体原主人的记忆却在他的脑海中复苏。

他学名武植,和自己那当县长的爸爸同名同姓,俗名武大郎,外号三寸丁。

北宋山东清河县人氏,父母早亡,一直与小四岁的弟弟武松相依为命。

两年前,弟弟身缠人命官司外出避难。

一年前,经财主李家夫人介绍,娶了李家丫鬟潘金莲,因受不了家乡人的流言蜚语,不久后搬到了阳谷县。

在阳谷县继续以卖炊饼为生。

水浒传他还是看过的,难道不久后自己就会被潘金莲给毒死。

武刚想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绝对不能和潘金莲一起过了,就算天王老子来了,我也要离婚,我也要写休书。

虽然接受不了这个现实,但炊饼吃完了,他很饿,他必须回去。

武刚凭借着融合的记忆,回到了在阳谷县的家。

刚进门,棺材铺的张二叔就从家里出来和他撞了个满怀。

那张二叔红光满面,一看是武大,就瞪了他一眼,骂道:“三寸丁,滚开!”

武刚那里受过此等鸟气,想也不想,大叫道:“我爸是武植。”

张二叔笑了,怪事天天有,今天特别多,还有人说自己是自己的老爹。

看对方没有被吓到,武刚冲上去就打。

那张二叔长手一伸,就抓住了武刚的脑袋。

武刚使了一通王八拳和扫堂腿,但打到都是空气。

张二叔往前一踹,就把武刚踢得远远的,武刚捂着肚子倒在了地上。

“,”uid”:”3914714997594398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01-08 12:31
下一篇 2022-01-08 1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