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万界:我有任务酒馆

精彩节选

魂兮归来!去君之恒干,

何为四方些?

魂兮归来!东方不可以托些。

长人千仞,惟魂是索些。

魂兮归来!南方不可以止些。

雕题黑齿,得人肉以祀,以其骨为醢些。

————《楚辞》

世界有七大名城,夏国占其三,漫风城便是其中之一。

云起兮!城风漫漫,所以得名漫风城。

世界七大名城中,漫风城的建城历史久远到无法考证,只知道夏国史上最辉煌的几个朝代全都定都于此。

到了近代,夏国成为世界三强之首,漫都的占地已经大到了只有用无边无际才能形容。

漫都的C区古城,也被完整、独立的保存了下来。

十月,漫都的气温已经很低了,出行的人不得不套着棉衣。

C区古城的夜晚,霓虹闪烁,茶酒飘香,如织的人流见证着这里的喧嚣与繁华。

很少有人想到,在如此繁华的背后,还隐藏着一条灯火阑珊,行人稀落的巷子,青灯巷。

青灯巷很深,如果你是第一次来,就会有一种走不到头的感觉。

此时,一个身穿黑色风衣,举止优雅的长发女子正在青灯巷里走着,高跟鞋踩着地面上的古老青石。

吧嗒!吧嗒!

突然,女子停下脚步,清脆的吧嗒声也随之消失。

只见女子站在低矮的仿古路灯下,灯光如水。

青灯巷在这里变成了两条更小的巷子,呈“Y”字形,分别叫左巷和右巷。

左巷灯光冷冷,阴暗幽长。

一家面馆孤单地亮着灯,不时有一个偻着腰的身影在门前的汤锅里打捞着什么。

相比左巷的幽暗清冷,右巷则多了一些烟火气。有杂货铺,便利店,甚至还有几家旅馆,不时也有一些行人。

夜晚,偶有游人来到这里,面临着走左巷还是右巷的选择,多数人都会选择回头,只有极少数人会继续沿右巷走下去。

而左巷呢,人们最多就是站在三岔口处,怯怯地看上一眼,很少有人想要过去一探究竟。

三岔口,一处临街的宽大门店上竖挂着一块招牌,上面写着几个大字,“风城酒馆”。

大字下面还有两行小字,‘你的故事我的酒,我是你的接更人’。

仿古吧台就像镶嵌在石门里面,咋一看有些像上世纪三四十世年代的老店。

吧台后面,一个戴着黑边眼镜,身穿黑色长衫的年轻人,正捧着一本线装手册,就着台灯,埋头深读。

对驻足于门口的女子不闻不问。

“我的故事你的酒,你是我的接更人?有意思!”女子看着挂在石门上的招牌,自言自语。

除了一块简陋的招牌外,再无其它,酒馆看起来很是简单和古朴。

不过,半临街的吧台和隐秘的灯光,让家酒馆平添几分别致和神秘。

女子犹豫了一下,抬脚跨过门下石槛,来到了吧台前。

吧台后面的年轻男子依然埋头看书,对女子的到来没有丝毫的知觉。

女子摇摇头,酒馆开在如此偏僻的地方也就算了,这待客之道实在是不敢恭维。

好吧,既然进来了,那我倒要看看你这酒馆有何奇特之处。

女子将手放在嘴边轻咳了一下,随后又置于吧台之上,指如凝玉一般。

可是,男子对她的到来依然不觉。

女子心头微微一动,不由打量起对方来。

这大男孩模样清秀,浑身上下透着一股书卷气,他看书迷的样子,多数情况下都能引起异性的好感。

在他的边上,立着一个半人高,外形奇特的炉子。

炉子里静静地燃烧着红色小火,火上架着一个老式温酒壶。

在火炉子的另一头,还搁着一个大号的铜水壶,像古装影视里店小二提着的那一种。

这场景,有点温酒读书的古风味道。

女子打量了一下,这酒馆除了老旧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甚至说是寒酸也不为过。

比如这吧台,只是普通的木料制成,不过是年代有些久远罢了。

倒是吧台后面的货架上,摆满了大小不一的酒坛子,还有一些她没有见过的东西,应该是酒具。

书生温酒读书,气氛不错,真是可惜了,这么一个充满书与酒的地方,却因为入口隐蔽而游客寥寥。

女子惊叹之下又惋惜情生!

感慨罢,她抬起红色指甲在吧台上轻轻地敲了敲,咚咚!

看书的大男孩终于抬起头,用手推了推自己的黑框眼镜,微笑着问:

“请问你是来听故事的还是来讲故事的?”

“你是这里的老板吗?”女子优雅地问。

“对!我是这里的老板,我姓周。”男孩介绍说,随后合上了手中的书,卷起,拿在手上。

如果站在吧台里面,你能看到书封上的几个字“夜更秘录”。

“小老板,请问讲故事和听故事有什么区别?”女子拂了一下垂在脸上的秀发问。

“其实没有区别,因为它们都是你的故事,只有酒才是我的。”男孩笑了笑,有些腼腆。

有意思,女子将另一只手也放在吧台上,款款道:

“那请小老板介绍一下你的酒吧。”女子边说边打量着吧台后面的大小各式酒器。

“不用介绍,我这里就一种自酿的散酒,喝了你就知道。”年轻男子别有意味地说。

“哦!”

女子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男子身后的吧台架,上面用来盛酒的容器这么多,她可不相信里面没有酒。

再说,哪有酒馆只卖一种酒的?

“上面的酒器都是空的,只有这里有酒。”年轻男子用卷在手中的书,指着身边炉子的酒壶说,他显然知道女子在想什么。

“空的?”女子有些诧异,随后又道:“那请问这散酒的价钱……”。

“三百块华币一壶。”男孩指着炉台上的酒壶淡淡地道。

壶不大,最多能装三百毫升,也就是七两左右。

女子皱了皱眉,三百华币,也就是差不多一千美金一壶,这酒可真是天价啊!

可是这酒馆,她左看右看,除了老旧简陋外,愣是没看出有什么特别!

“小老板,酒不便宜啊!确定你的散酒能值这个价吗?”女子歪着头盯着男孩说。。

“先喝酒,再付钱,如果对酒不满意,在下分文不取。”男孩微笑着道。

先喝酒再付钱,如果不满意还分文不收,这种事她还是第一次遇到。

“好吧,给我来一壶。”女子轻扑了一下美丽的长睫毛说道。

在夏国,宰客的现象是不可能发生的。

老板敢定下满意再付钱的规矩,自然也不会强迫不满意的客人买单。

她现在很好奇,这个门可罗雀的老旧酒馆的,拿什么来挣她这一千美。

“你稍等。”年轻男孩点点头,做了一个请她去大厅等待的手势。

女子这时才注意到,左边是一个灯光简陋的大厅,大厅里空无一人。

女子走过去,找了一张桌子,随意坐下。

进来后,她甚至有些后悔,这酒馆大厅何止是简陋,这简直就是破败。

连桌椅都是摇摇晃晃的,有一种风蚀残年的感觉。

既来之则安之,女子抬手解开胸前的风衣扣,样子慵懒,让人迷醉。

在等待的时间里,她四下打量起这家小酒馆。

女子发现,这家小酒馆,除了安装在隐秘处的照明是现代化的东西外,一切都是老物件。

很显然,这酒馆并不是仿古的,它本身就是老酒馆。

虽然是老旧酒馆,里面的摆设也全都是上了年份。

不过都是一些普通的东西,没一件是真值钱的。

也好,这地方简单、清静、怀旧,也算是一方净土了。

不一会,年轻的老板端着一个木盘子走了过来。

木盘上面是一个铜酒壶和一个古式酒杯,酒具倒也精美别致。

小老板身材清瘦修长,一身的书卷气,腰间挂着一把古董级的大号铜钥匙,看着有些古怪。

女子嘴角扬了扬,这么一点散装的自酿酒,竟然要价三百块,怕是国酒也不敢这样卖吧。

男孩将酒放在桌上,端起酒壶,不是很熟练地给女子倒满了一杯。

“你请品尝。”他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脸上笑盈盈的,眼中带着一种让人难以抗拒的怂恿。

女子优雅地端起杯,酒杯温热。

放在唇边,浅浅地尝了一口,温酒入喉。

“怎么样,李女士?”男孩认真地问。

女子的嘴唇蠕动了一下,想说话最终又没有说出来,因为她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来表达她对这酒的感受。

总之,这是她有生以来喝到的,最奇妙的酒。

“你怎么知道我姓李?”女子突然抬头,满脸疑惑地问。

“我不但知道你叫李梅,我还知道你的生辰八字。”年轻的男孩似笑非笑地说。

“你……你真的知道?”李梅略微诧异地问。

“我当然知道,李女士,请把第一杯酒喝了,我们再聊聊关于你的故事吧。”

男孩说罢,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

“,”uid”:”646120284628552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01-08 20:00
下一篇 2022-01-08 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