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妹控,这个妹妹有点娇

精彩节选

艾思源长到五岁,第一次知道自己还有家人,望着站在她面前的两个帅帅的大哥哥,小姑娘惊讶地瞪大眼睛。

福利院的院长是一个有些秃顶的中年男子,个不高,常年穿着一件黑色的西装外套。

他此时正有些激动地搓着双手,吐沫星子纷飞地跟站在旁边的一个穿着军装的中年男人说着什么,那鞠躬哈腰谄媚的样子像极了战争时期的带路党。

艾思源有些走神,她的小脑袋瓜子一瞬间被灌输了太多的东西,比如她叫艾思源,比如她面前站着的两个男孩都是她的哥哥,她还有一个三哥和跟她是三胞胎的四哥和六弟。

听说四哥和六弟两人长得一模一样,那跟他们一起出生的她,是不是也跟他们长得一模一样呀。

艾思源摸了摸自己的脸,她不知道跟她长得一样的男生,会是什么样子。

艾清霖用手捏了捏眉心,看着面前乖乖站立的小姑娘,有些无措。他平复了一下自己激动的心情,上前一步蹲在小姑娘面前,她那双与自己极为相似的大眼睛,目不转睛盯着一个虚无的地方。

“你在看什么?”他的嗓音处于少年独有的变声时期,有些沙哑,但并不难听。

“看院长的肚子。”小姑娘并不看他,瘦弱并有些发黄的小手紧紧地捏着自己身上这件有些洗掉色的牛仔裙。

艾清霖顺着她的视线看到了那个挺着一个啤酒肚的院长,黑西装外套里的白色衬衣明显小了一些,衬衣把他的肚子勒出几道凸起的肉痕,像一只肥胖过度的企鹅。

艾清霖眸中染上一丝笑意,他试探性地伸出一只手,拉住了那和衣服纠缠半天的小手,拇指轻轻地摩挲了一下。

“小妹,我是你的大哥哥。”

声音如大提琴一般温柔醇厚。

艾思源终于收回了视线,她专注地看着他,大眼睛眨呀眨。

“在你这么小的时候,我天天抱着你,你还记得哥哥吗?”艾清霖比划了一下大小,随即又自嘲似的笑了一下。

艾思源走丢的时候才两岁,怎么会记得那时候的事情。

“我有些生气。”她看着他,突然很认真地说道。

艾清霖蹲着的身体紧绷了一下,瞬间又恢复了自然。

“我做梦梦到过你,还有你们。”她抬起小手,随意地向前指了指。

艾清霖喉咙一紧,发出的声音有些颤抖。

“哦,是吗?”他清了一下嗓子。

“你梦见了什么?”

“梦到了和你们一起玩捉迷藏,我藏到了一个窗帘后面,等了半天你们都没有找到我,然后我出来找你们,你们都不见了。”

艾思源说完,又把头低了下去。

艾清霖眼眶瞬间红了,他怎么会不记得,那时大家一起玩游戏,故意捉弄幼小的妹妹,当她藏好之后大家都跑开躲了起来,吓得小姑娘哇哇大哭了好久。

之后没多久,妹妹就走失了。

他的眼中闪过一瞬的阴翳,伸出双臂轻柔又小心地把艾思源揽进怀里,看她没有拒绝,又稍稍加重了力道。

“对不起,都是大哥不好,大哥没有照顾好你。”

小姑娘的身体软软的,又瘦又小,仿佛他一用力,就会折断一样。

艾思源别扭地趴在他的肩膀上,从来没有人这样抱过她。她能感受到,艾清霖身上总是笼罩着一股浓郁的悲伤,比如他现在的身体是微微颤抖的。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这样,艾思源心里突然涩涩的,想哭。

她伸出小手,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一下一下,慢慢地拍。

她记得有一次,看到一个母亲哄她的孩子睡觉,就是这样一下一下地拍,她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但应该很舒服吧。

“大哥。”艾飞寒唤了他一声,悄悄地递给了他一张纸巾。

艾清霖迅速接过,不着痕迹地擦了擦眼睛。

他一只手揽着艾思源的肩膀,把她转向身旁的少年。

“小妹,这是你的二哥。”

艾思源看着面前这个高高帅帅的男生,他长了一双很有特点的丹凤眼,眼角长长的,有些邪魅。高挺的鼻梁,紧抿的嘴唇,浑身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近的冰冷感。

这个哥哥真好看,这是艾思源第一个想法。

“小妹,叫人呀,叫二哥。”艾清霖在旁边提醒到。

艾思源仰着头,看着那张没有什么表情的脸,和那不容忽视的视线,突然脑子一抽,后退一步深鞠一躬。

“您好,二哥。”

艾清寒眉毛忍不住挑了挑,看着眼前这个矮冬瓜,笨拙地像只小熊猫,他突然在想,如果他轻轻戳一下她,那她会不会像一个球一样站不稳,摔到地上。

“你起来吧。”他要是不说话,这丫头是不是就站这一直保持鞠躬的姿势了。

艾清霖在旁边快被萌化了,他家小妹怎么就这么可爱,要不是怕吓到她,真想再把她拽到怀里揉一揉。

穿军装的男人走了过来,手里拿了一叠资料,艾思源知道,那叠资料是关于她的,她见过以前被领养走的孩子,他们的养父养母手里都有这么一叠资料。

有这么一叠东西,她就能离开福利院,不再是没人要的孩子了。

“清霖,飞寒,东西都办妥了,可以走了。”穿军装男人走了过来,他弯腰摸了摸艾思源软软的头发。

“谢谢小管叔叔。”艾清霖礼貌地向他道谢。

艾思源后来才知道,他是姥爷的警卫员,是姥爷派他过来一起接她的。

深秋的天气还是很寒冷的,艾思源身上的衣服有些单薄。艾清霖脱下自己的风衣外套,往她身上一裹,抱着她走出这个上世纪建造的福利院大楼。

清凉的空气钻入鼻腔,从头到脚有一种沁人心脾的舒爽感。

艾思源趴在艾清霖的肩头,安静地听着他脚踩树叶的声音,莎莎的,可好听了。

他们坐上了一辆军绿色的吉普车里,艾清霖告诉她,他们一会要去坐飞机,回到首都的姥爷家里。

飞机,首都,艾思源从来没有坐过飞机,也从来没有去过首都,但她知道,那是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在那个地方,她会和她的亲人们一起生活。

她乖乖地坐在艾清霖的腿上,清澈的目光一直在他们的脸上徘徊。

当再次被妹妹懵懂而又研究的目光扫射过一遍之后,艾清霖终于忍不住了:“你在看什么?”

“看你。”女孩认真而又肯定。

“我要记住你们的脸,那样再梦到的时候,就知道你们长什么样了。”

“,”uid”:”1987534611025757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01-08 20:00
下一篇 2022-01-08 20:01